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跟大嫂暧昧
跟大嫂暧昧

跟大嫂暧昧


  从青岛坐了六七个小时的火车才到,快到站的时候老爸打来电话说,公司要开年终会议不能来车站接我了,让堂哥和大嫂来接我回家。 出了车站已经天黑了,我走到预先说好的报亭那等堂哥来,顺手抄起一份体坛周报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一下,我回过头一看是个女的,可忽然想不起来是谁了,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也就20来岁,一张漂亮的脸蛋,高领黑色毛衣,紧身牛仔裤,黑色高跟皮靴,外面穿了一件黑色风衣,染的金黄色的卷发披散在外面。她看着我迷惑地看着她。

  你不认识我了呀,我是你大嫂呀。她笑着说道。噢,大嫂呀,我哥呢,不是她来接我吗?我忙说道哼,他呀,不知道又去哪疯了,刚打电话说不过来了,一会吃饭的时候再去,走咱先去吃饭,一家人说要给你接风呢,你爸妈一会就去说起我这位大嫂呢,名叫王燕,今年二十八,是在我上高二那年进的我们沈家的门,我这位堂哥是出了名的老顽童,从小学到高中一直稳居倒数第一,高中毕业去当兵了,回来后就在他爸也就是我大伯的厂子里。我这位大嫂是别人介绍给我哥的,结婚后给我哥生了个女儿丽丽,这位大嫂聪明能干,这两年大伯的厂子全靠大嫂了,这位大嫂说我大哥满脑子的浆糊。他不光聪明,人也是出了名的漂亮,记得第一次见她感觉她长得像香港的杨千华,可身材毕杨千华好多了,特别是她那丰满胸。从初中就开始打飞机的我,当然不会放过她了,她可是我意淫对象里的常客呀。自从上了大学,有了姚雪,竟也把她给忘了。好久不见了,一时没认出她来。

  大嫂开着车带我回去,从车站到市区将近四十分钟的车程,车内开着空调,相当热,大嫂把外衣脱了,只穿了一件毛衣,我坐在副驾座上,时不时瞟几眼她那完美的身材。大嫂只是随便的问我几句话,并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异样。谁叫她长得这么妖绕,现在又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当然控制不住浮想联篇。

  快到市区了,在一个十字路口,忽然从右边窜出一个小男孩,大嫂机敏的向左一打方向盘,踩刹车。还好我们的车停在了路上没有冲出去,由于刚才车速太快我被甩了向了左边,我不习惯系安全带的毛病这会可帮了我大忙,我整个身子被甩向了大嫂,一头趴到了她怀里,大手一下按在了她饱满的胸和纤细的小腰上,她啊的叫了一声。这时我可是色字当头连命都不要了,早忘了刚才的惊险,沉浸在大嫂的体香里,大约过了有十几秒。大嫂活动了一下,小轩,你…你没事吧

  啊,大嫂,没事。我假装起来,去又忽然趴了上去,手再次按到了她的胸上去,啊大嫂又叫了一声大嫂,我的腰好像扭了一下我慢慢地起来,大嫂的脸通红,眼中一丝迷离的光茫。啊,那我们先回去吧,回去再说。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很好笑。一向精明的大嫂,这时也语无伦次了。哈哈,不和怎么说,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回去一大家人为我接风,我和大嫂隔着大哥坐,吃饭的时候大嫂只顾看丽丽很少说话,这可跟平常能说会道 的她不一样。大伯母看大嫂有些奇怪,问道小艳,你身体不服舒吗?别管她,不知道又是哪根筋不对了。堂哥醉醺醺地说。妈,没事,最近厂子里事太多,我只是有点累罢了,大嫂抬起头对大家说道,没想到她竟把目光投向了我,可她也没想到的是,我从刚才就一直在看她,反正堂哥喝的醉醺醺的,隔着他看大嫂更让我感到一种刺激。四目相对,大嫂的脸涮的一下红了,好在当时大家都喝了点酒好在没人看出来。

  放假了没事干白天和朋友出去瞎混 。腊月二十六那天,我在外面和朋友瞎逛。老爸忽然打电话说让我去大伯厂子帮忙处理一批货物,年终要把一些仓库里的底货处理掉,本来我不想去,可转念一想反正没事干,正好去看看自己那位美丽的大嫂。

  我骑车来到厂子里的货物仓库看到那里只有三个人,两个搬运工已经把货全部了装上了车,旁边站着厂子里的老师傅,刘伯小轩,来了呀,这货已经弄完了,王经理说你来了就让你去她办公司。

  王经理,哪个王经理呀。:当然是你大嫂了,噢,知道了,我心里快乐翻天了,看来我这位好大嫂很主动呀。

  我走到大嫂的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下门装腔作势地喊道:王经理,我可进来吗?

  进来

  我走进大嫂的办公室,她正在盯着桌子上的账本。头发扎了起来,显得清纯多了。不由的让我看的出了神看到我一直盯着他,一脸惊喜,却又故作严肃地说道 竟敢跟王经理开玩笑看来这位大嫂还在跟我玩含蓄,那我也继续装到底。

  呵呵,我哥呢,大嫂货物处理完了,你还有别的事吗。?爱啊,他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没。。没别的事了?

  噢,既然没别的事,那我先走了。我假装要走拿起外套就往门口去。

  唉,等等,你…。你先别走。

  大嫂,还有什么事儿吗。?我离她近了几步说道,。一股迷人的香味,让我差点没控制住。

  噢,。。你有没有空,一会儿…。一会儿,和我去给丽丽买点东西吧,

  。好呀。我当然爽快的答应了。

  那好我穿好衣服。

  她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帮大嫂穿衣服,当然顺便抱了她一下,大嫂的身子只是轻轻一震。

  看平时那个好强能干的女强人在自己面前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更让我想有一种征服感。既然这样我就陪她慢慢玩吧.

【完】